长城资产纠纷案败诉挽救易到失败 韬蕴资本融资自救难出泥潭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9-02-27 16:15

[摘要]乐视系的整体溃败,韬蕴资本涉及的相关投资也陷入困境。韬蕴资本相关人士曾提及,韬蕴资本对乐视系公司的投资,基本上大部分是以债权的形式,而乐视系公司对韬蕴资本的整体负债规模大概有50亿元。

作者:罗辑

2月19日,一份显示抬头为韬蕴资本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资本”)的内部通知函件在网络上传出,该函件内容提及韬蕴资本在财务上面临巨大的困境,依据安排,除必要岗位人员继续到岗外,其余员工暂在家办公,而SOHO期间暂停绩效工资发放,只做基本生活保障。

次日,另一份被传是韬蕴资本董事长温晓东朋友圈发文的截图流出。该截图中,详述了韬蕴资本接受易到的原因和与贾跃亭交恶始末,文中提及虽然韬蕴资本为了支持易到而陷入困顿,但公司“底子还在、资产还在”,缩编调整都是为了争取时间,以求相关资产在合理的价格内得到处置。

不过,从《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的一份裁判文书来看,除了易到项目,韬蕴资本通过旗下韬蕴(上海)企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韬蕴上海”)所持有的资产也存在纠纷,而近日该纠纷终审结果出炉,判令该资产涉及的2.24亿元左右的借款限期给付,同时韬蕴资本等方面承担连带给付保证责任。

截至《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稿,尚未得到韬蕴资本方面的证实。

折戟上海国际皮革城投资

如果说韬蕴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在一些项目上踩雷导致了泥潭深陷,那么其对上海国际皮革城的投资则是直接牵连了自身。

2016年3月,由上海汉唐等方持有的灯塔佟二堡上海国际皮革城(以下简称“上海国际皮革城”)发生了股东变更,变更后韬蕴上海100%持有了上海国际皮革城。而韬蕴上海是由韬蕴资本全资子公司韬蕴(北京)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控股,持股占比达到51%,其余股东分别是上海国际皮革城的前股东上海汉唐和朱成,各持有20%、29%。

在韬蕴资本接手后,将上海国际皮革城项目更名为旖澜皮草新天地,并举行了隆重的项目启动发布会,而“旖澜皮草新天地”近30万平方米建筑面积被媒体称是东北亚地区最大的裘皮商业综合体之一。

彼时,韬蕴实业副总裁王海天提及,凭借蓝巨集团的资本优势与商业资源整合能力,依托佟二堡成熟的市场商贸平台,旖澜皮草新天地将在“逆势下大展宏图”。和“逆势”的说法相对应的是,2016年多家媒体曾报道过佟二堡皮草销售的逐渐冷清。

关键问题是,这类大型商场投入巨大。2014年6月24日,上海国际皮革城与工行辽阳分行签订了3亿元、七年的借款合同,并以应收账款为质物,为借款提供质押担保。截至2016年10月,上海国际皮革城共计还款140万元。同期,同为上海汉唐、朱成等人持有的亚龙房地产也以其十数万平方米的房屋和数万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为抵押物,为上海国际皮革城的上述债权提供抵押担保,并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而亚龙房地产股东在2016年也变更为了韬蕴上海。

曾有媒体报道,韬蕴资本认为其在上海国际皮革城的项目上属于“被骗”。但事实上,根据裁判文书的事实认定,韬蕴上海也与工行辽阳分行签订了相关质押合同,以其持有的在亚龙房地产出资额5000万元(占亚龙房地产100%股权)为质押物为上海国际皮革城的借款提供质押担保。同时,温晓东、韬蕴资本也分别向工行辽阳分行出具《个人连带责任保证书》《保证合同》,同意为上述借款形成的债务提供连带保证责任。

2016年11月24日,工行辽宁省分行将上述债权转让给了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沈阳办事处(以下简称“长城资产沈阳办事处”,即如今的“长城资产辽宁公司”)。

根据终审判决结果,目前上海国际皮革城对长城资产辽宁公司尚存的2.24亿元欠款以及利息、罚息、复利等需限期给付,同时长城资产辽宁公司对上海国际皮革城提供质押的应收账款、亚龙房地产提供最高额抵押的相应房产、土地以及韬蕴上海提供质押的其所拥有的上海国际皮革城100%股权和亚龙房地产价值100%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此外,韬蕴集团公司、温晓东等也对上海国际皮革城高达2.28亿元(含欠息、罚息等)给付义务承担连带给付保证责任。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17年迄今,上海国际皮革城共有60份左右的纠纷,包括租赁合同纠纷、定金合同纠纷、劳动合同以及服务合同纠纷等,因上海国际皮革城“暂无履行能力,申请人提供不出可供执行财产”而终结执行。在最早的一份服务合同纠纷中,法院查明“上海国际皮革城目前为不营业状态,市场大楼也无一商户经营,办公场所无工作人员办公,申请执行人无法提供可供执行财产线索”。该裁定是在2017年5月出具的。

换句话说,上海国际皮革城要在限期内给付对长城资产辽宁公司的欠款或存在一定困难。那么按照终审判决结果,长城资产辽宁公司有可能启动其对于亚龙房地产抵押土地、房产的优先受偿。此外,韬蕴资本、温晓东等对给付义务承担连带给付保证责任或也将成为其一个“风险点”。即若上海国际皮革城这一主债务人未能履行债务,那么债权人可以要求韬蕴资本、温晓东方面根据其当时出具的《保证合同》《个人连带责任保证书》中所约定的范畴承担相应责任。

不过,目前具体情况如何,截至记者发稿暂未得到长城资产和韬蕴资本方面回应。

财务面临巨大困难

韬蕴资本的问题和资金窟窿究竟有多大,可能只有温晓东本人才知晓。

在上述来自韬蕴资本的文件中提及,“自公司接手易到以来,由于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多重因素,耗费了大量精力与资金用以挽救易到,在事实上对公司的整体资金与其他业务开展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同时,“公司在财务上面临巨大困难。就目前公司的业务开展情况及资金状况,我们无法支撑现有团队继续运营。”

天眼查及工商数据显示,韬蕴资本注册资本2亿元(其中温晓东认缴1.8亿元,截至2017年年报暂无实缴),管理基金32只,投资事件22起,实际控制企业94家(包括以有限合伙为后缀的私募基金)。其中最为知名的投资事件即为易到用车和乐视体育、乐视网、乐创文娱等乐视系项目。

而乐视系的整体溃败,韬蕴资本涉及的相关投资也陷入困境。韬蕴资本相关人士曾提及,韬蕴资本对乐视系公司的投资,基本上大部分是以债权的形式,而乐视系公司对韬蕴资本的整体负债规模大概有50亿元。

在此情况下,出售易到成为了韬蕴资本止损的一种方式。2018年8月8日,赫美集团与韬蕴资本的一致行动人王菲、中泰创盈就受让易到用车运营主体东方车云相应股权事项签署了《合作意向协议》。换而言之,如果该协议落地,韬蕴资本将以运作其上市的办法,成功实现该项目的退出(详见2018年9月17日《中国经营报》第2276期文章《“接盘”易到资金承压 韬蕴资本再遭诉讼》)。但是就在最后关头,赫美集团11月15日公告称,将终止与韬蕴资本的战略合作。

而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赫美集团,了解到其近期并没有再度与韬蕴资本方面合作的意向,同时得知,此前韬蕴资本为了促进合作而收购的赫美集团股权,暂时也无法卖出,“根据相关规定和承诺,韬蕴资本在收购完成后12个月内不以任何方式进行减持。”

在记者获得的一份《关于车主延期提现的说明》中,东方车云(易到运营主体)方面提及,“2018年10月韬蕴资本已启动向乐视及贾跃亭追索欠款程序,目前已通过美国加州及BVI法院,查封、冻结了贾跃亭持有的FF公司股权、美国房产等资产。截至2019年1月17日,BVI法院判令正式生效,韬蕴资本将在近期启动拍卖FF公司股权。”

根据该说明,虽然拍卖股权获得款项将优先用于易到车主提现,但易到提现时间延至2月22日。其是否已经实现提现,截至记者发稿,由于未能联系上东方车云方面,故无法得知。

韬蕴资本目前面临的除了乐视系对其造成的困境外,还有行业整体景气度的下降。“公司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多次展开融资自救,力图走出泥潭,但现今市场环境不利,新一笔融资短期内恐难到位。”在韬蕴资本集团内部通知中如此叙述。

金斧子在2019年国内VC/PE市场投资策略中指出,受资管新规影响,2018年VC/PE基金数量和实缴规模增速较2017年分别下降40%、36%;创业和成长基金合计占新增基金数量的90.48%,成长基金平均募集金额同比下降13.3%。投资层面,2018年投资事件较2017年有一定下降,投资节奏也在资管新规、多个行业政策影响下呈现前高后低特点,四季度获投数据下降明显。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